第15 章 肯定是他比较疼咯
关注微信公众号: 大文学 搜索:重生归来,老公索求无度 继续阅读!
    远安集团最近资金周转有问题,在座的都是公司的大客户,涉及到财务款结算,她不能得罪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许总,为了表达你的歉意,是不是该罚酒三杯。”桌旁,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韩总,只要您开口,喝五杯都成。”许今安也不恼,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好!刘总果然痛快!你陪韩总喝酒,也该给我个薄面,这样,你陪我喝三杯如何?”另一个男人也跟着得寸进尺发难。

    许今安抿嘴一笑,径直走了过去,推开包房里窗户。

    待呛人的烟味散去,她才淡淡道,“不好意思各位,我今天感冒了,吃了消炎药,刚才才想起来。这样,为了表达我的歉意,我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端了桌上白酒,正要往嘴里倒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韩总的手按住她,“吃了药就不要喝酒,在座的都是心胸宽广的,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许今安退了一步,不着痕迹抽回手。

    忍住眼底的厌恶情绪,她笑容甜美,“谢谢韩总体谅。”

    刚才被挡回话的刘总眼里精光闪过,再次开口,“韩总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许总愿意罚酒,你却不让。莫非心疼了?”

    一屋子男人里,只有许今安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们说起来话来,自然毫无忌惮。

    见许今安没有翻脸,刘总又说到,“韩总,大家都知道你对许总有意思,不如好人做到底,把公司一年的合同业务都签下来得了,省的许总还要陪大家喝酒。”

    韩总笑的脸上肥肉乱颤,“这有什么?只要许总愿意陪我找个清净的地方签合同,我绝对同意。”

    昨天远安集团负责跟他业务往来的经理突然打了电话过来,说业务部重新分配职位,他被撤职了。

    韩总怒不可遏,他和经理熟到两人可以点同一个全套服务小妹,如此深的交情岂能说撤就撤?

    对方有些委屈,提示了好几遍,接手他职位的是个水灵的大白菜一样的美人。

    这个好说,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他啃不下来的白菜!

    许今安眸光蒙上一层寒霜,脸上依旧露出笑容,“韩总说的是,签合同自然去远安集团的会议室了,又大又清净,采光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见她抗拒的模样,韩总再也伪装不下去,皮笑肉不笑的往许今安腰间搂去,“还用的着跑那么远?楼上房间多的是,保证没有人打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许今安后退一步,急急避开他的手,伸手摸到桌上的酒瓶,不暇思索的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。

    包房里弥漫开浓烈的酒精气息。

    韩总被白酒兜头浇了一脸,额角也被酒瓶子砸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一线殷红的血液流了出来,溅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韩总肥硕的身躯晃了晃,强撑着没有倒下,手心摸到粘稠的液体,送到眼前一瞧,顿时嘴唇气的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空气霎时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许今安冷冷看着眼前狼狈的男人,脸上厌恶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她抿抿嘴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韩总脸色扭曲了,血水混和着酒水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,“不就是个陪酒的贱人吗?还以为自己有多高贵?就凭你,给我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“还有,看你年龄也不大,居然能进远安集团做业务,爬了不少男人床才换来的职位吧?老子愿意让你陪,是抬举你,别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许今安咬紧牙,美目里喷满怒火,一抬手,啪的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韩总瞪大眼,凶狠的像是要吃人,他骂了一句,“去你麻的!”

    他抬起了胖手,就要往许今安脸上扇去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门扇愤怒的撞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陆洲元站在门前,冰冷阴寒的目光盯了韩总,声音如同冰渣子一样冰冷,“你敢打她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却让包房里所有人全部听清。

    他们齐齐看向那道高大的身影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陆洲元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韩总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尽管憋了一肚子火气,他依旧挤出个笑容,对着陆洲元道,“陆总,您来的正好,我的脑袋叫她用酒瓶子砸了。”

    陆洲元幽黑的视线落在许今安脸上,随即又移到韩总头上。

    他眉毛拧成一条直线,清声道,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疼……”韩总受宠若惊,亦又恶狠狠瞪了许今安一眼。

    陆洲元沉步走了进来,越过满脸谄媚笑容的韩总,直直走向许今安。

    韩总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打他,肯定是他比较疼咯。”

    许今安看到他的目光,不以为然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前世里她什么样的苦都受过,不就是被瓶子震了一下,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陆洲元猛然抓起许今安的手,视线一下子落在手掌侧,见她细白的小手指被玻璃碴子割了一道小口子,脸色攸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今安有些佩服陆洲元。

    视力这么好,难怪身上衣服一丝灰尘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陆,陆总……”韩总看着男人冰冷阴匓的眼神,吓的嘴唇不住哆嗦,想开口解释,阴沉的气压压迫的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陆洲元没有搭理他,从桌上拿过一片消毒湿巾,替她仔细消毒伤口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举动,大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生人勿近的陆洲元吗?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看着男人的举动,韩总胖脑门上汗珠大滴大滴的滚落。

    陆洲元抬眸再度看向他,双眸浸满冰水一般,朝外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陆总,我什么都没做,是她发酒疯打我,大家都看见了。”看着他的脸色,韩总腿都软了,差点要摔倒。

    话音落,包房里温度骤降,陆洲元声线冰冷,缓缓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夫人先动手挑起事端?”

    她居然是陆洲元的夫人?!

    众人呼吸一滞!

    韩总脸色霎时间苍白。

    他们是听说过陆洲元已婚。

    可传闻说他和夫人感情不好,只是形婚!

    他们从未在公开场合一起露面,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,陆夫人长什么样子……

    难耐的寂静里。

    韩总实在捱不住心里的惊骇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膝擦着地面挪过去,韩总声音发抖,“陆总,我……我……”
未完待续,继续阅读下载:腾文APP


版权问题未全部展现;继续阅读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当书网 发送本书名